Posts Tagged ‘西藏’

愛國/搏出位/西藏人權

May 04, 2008

我不認識陳巧文。 姑勿論她是不是支持藏獨,還是支持西藏人權,還是有心搏出位,我本來欣賞這個人的勇氣的。 我以為她是念哲學的,對言論自由、人權、宗教自由有多麼出類拔萃的意見和分析,原來她的思想只是這樣的簡單。 是的,一個人的外表、行徑不應該影響他所說的話的說服力,所以無論她是穿TUBE TOP也好、比堅尼也好,是不該影響到她說話的內容的。不過她的口吻,她的行為,卻可以影響別人對她的觀感。說她搏出位是對的,正如長毛抬棺材是搏出位的,搏出位只是一個手段,利用手段來達至宣傳的效果,表達自己的意見,我認為沒有錯。所以我覺得蘋果這兩個不知在做什麼的主持人攻擊她說如果是兩個麻甩佬穿短褲背心去示威沒有這麼大的功效,基本上是沒有邏輯的,因為,陳巧文不是麻甩佬,她「剛好」是年輕漂亮穿得清涼,效果比較大又怎樣呢?誰說只有麻甩佬可以去表達自己的意見呢?不可能因為香港大學學生會老老實實寫聲明得不到大家的反應,所以他們是表達自己意見;陳巧文穿得清涼所以人人報導人人討論就是搏出位、就是錯。 於是我們可以以事論事,我們直接去看陳巧文的內容。噢賣噶,我居然聽不明白她的邏輯、她究竟在說些什麼呀?於是她出了位,全香港都認識了這位陳巧文,然後呢?其實她自己搞清楚自己在說什麼嗎? 我們再來看梁文道的文章,就可以知道十多年前的中大哲學畢業生和現在的港大哲學學生的分別了。 「… 在一片對外的抗議聲浪之中,是不是也該冷靜問問自己到底出了什麼毛病呢(包括技術上的錯誤)?就以海外華僑和留學生的愛國行動來說吧,假如他們舉的不是五星紅旗,而是奧運的五環旗,情會不會有所不同呢?假如淹沒日本長野與韓國首爾的不是一片紅海,而是一片象徵奧運的白色旗陣,當你說起「運動歸運動,政治歸政治」的辯解時,會不會更理直氣壯一些呢?很可惜,我們知道最後的局面並非如此。那是因為大家都抱了一種「以我為主」的思考方式,覺得只要自覺有理,則做什麼事就都是對的,我愛國就當然要舉國旗了。… … 再來就是那份令人憤怒齒冷的火炬手名單了。奧運火炬抵華首站,我們交出的竟然是如此陣容!素來與香港奧委會主席霍震霆不和的香港首位亞運會金牌得主車菊紅自然不在其中,「單車王子」洪松蔭也不在裏頭;港人熱愛足球,偏偏我們引以為豪的球壇名宿胡國雄與李健和等人紛紛失蹤。代表香港的卻是一位來過香港兩次的選美冠軍,老早就在自我宣傳要練跑步的行政會議召集人梁振英,坐輪椅去傳火炬的不是勇奪傷殘奧運會4面金牌的劍擊名將張偉良,而是人大前常委曾憲梓,再加上一堆商界名流和名不見經傳的親中區議員。我真的很想知道,要是有人去搶曾憲梓手中的火把,他會不會譴責人家「把奧運政治化」了。… …不要辯稱三藩市火炬傳送隊伍的運動員比例還不如香港,他們有35個名額是全市徵文比賽的得獎者。連內地亦有大量平民自動報名入選,四川省更把高達八成的名額留給了勞工階層,其中不乏平日跑遍山區的郵差、老老實實的低級公務員和見義勇為的平民英雄。假如那些忙於自薦爭光的人稍稍有點公關常識稍稍有點大局觀,假如那個組合很神秘運作很黑箱的「火炬手遴選委員會」稍為有點政治智慧,出來的名單應該會有被大家「消費」得不亦樂乎的天水圍街坊、SARS疫潮的康復者,以及殉職公務員的家屬。…」 高下立見。

2008 | I murmur, I see | Tags: , Comments (0)

搞風搞雨

April 17, 2008

一、 在晚上9時,颱風浣熊集結在香港之西南偏南約690公里,即在北緯16.5度,東經111.8度附近,預料向西北偏北移動,時速約12公里,大致趨向海南島。 credits to draco & germaine! and my bro!     二、   credits to 奧私陸 正如早前所說,現在大搖大擺大條道理在說藏獨的非和平示威人士究竟了解事實有多少?奧運聖火是代表和平的,以強硬手段反對聖火傳遞實在是諷刺。 「1959年民主改革前,西藏長期處于政教合一、僧侶和貴族專政的封建農奴制社會,其黑暗、殘酷比中世紀歐洲的農奴制度有過之而無不及。西藏的農奴主主要是官家、貴族和寺院上層僧侶三大領主。他們不到西藏人口的5%,卻佔有西藏的全部耕地、牧場、森林、山川以及大部分牲畜。     據17世紀清朝初年統計,當時西藏實有耕地300多萬克(15克相當于1公頃),其中官家佔30.9%,貴族佔29.6%,寺廟和上層僧侶佔39.5%。1959年民主改革前,全西藏有世襲貴族197家,大貴族25家,其中最大的貴族有七八家,每家佔有幾十個莊園,幾萬克土地。     農奴超過舊西藏人口的90%,藏語叫“差巴”(即領種份地,向農奴主支差役的人)和“堆窮”(意為冒煙的小戶)。他們不佔有土地,沒有人身自由,都依附在某一領主的莊園中為生。此外還有佔人口5%的“朗生”,他們是世代家奴,沒有任何生產資料,也沒有絲毫人身自由。     農奴主佔有農奴的人身,把農奴當作自己的私有財產隨意支配,可以買賣、轉讓、贈送、抵債和交換。據史料記載,1943年,大貴族車門·羅布旺傑把100名農奴賣給了止貢地區噶珠康薩的一名僧官,每個農奴的價錢是60兩藏銀(約合4塊銀元)。     農奴主掌握著農奴生、死、婚、嫁大權。不是同一農奴主的男女農奴結婚要繳納“贖身費”,有的是採取男換男、女換女的交換,有的是婚嫁後,夫妻雙方的領屬關係不變,將來生男孩歸夫方領主,生女孩歸妻方領主。農奴的子女一出生,就登記入冊,注定了終身為農奴的命運。     農奴主用差役和高利貸對農奴進行殘酷的剝削。舊西藏的差稅制度十分殘酷,有載入冊籍的永久性差稅,還有臨時加派的差稅。農奴成年累月地辛勤勞動,卻連溫飽也得不到保障,經常要靠借高利貸勉強糊口。高利貸年利率一般都很高,向寺廟借錢利率為30%,借糧為20%或25%;向貴族借錢利率為20%,借糧為20%或25%。高利貸利滾利,造成永遠還不完的“子孫債”和以借貸人、擔保人全部破產而告終的“連保債”。     西藏地方統治者制定了一係列法律以維護農奴主的利益。舊西藏通行了幾百年的《十三法典》和《十六法典》,將人分成三等九級,明確規定人們在法律上的地位不平等。殺人賠償命價律中規定:上等上級的人如王子、大活佛等,其命價為與屍體等重的黃金;而下等一級的人如婦女、屠夫、獵戶、匠人等,其命價為草繩一根。     農奴主運用成文法或習慣法,設立監獄或私牢。地方政府有法庭、監獄,大寺廟也設法庭、監獄,領主還可在自己的莊園私設監獄。刑罰極為野蠻殘酷,如剜目、割耳、斷手、剁腳、抽筋、投水等。     面對封建農奴制度的殘酷統治,西藏勞動人民從未停止過反抗鬥爭。他們採用請願、逃亡、抗租抗差,直至武裝鬥爭等形式爭取自己的人身權利。但是,他們的要求遭到三大領主的殘酷鎮壓。舊西藏法律規定:不但本人處死,而且家產沒收,妻子為奴。五世達賴曾經發過一道諭令:“拉日孜巴的百姓聽我的命令:……如果你們再企圖找自由,找舒服,我已授權拉日孜巴對你們施行砍手、砍腳、挖眼、打、殺。”這道諭令多次被後來的當權者重申。」

2008 | I murmur | Tags: Comments (0)

藏獨

March 16, 2008

看新聞看到了有關拉薩的新聞 才發現自己對西藏、達賴喇嘛都很不認識 於是臨急抱佛腳 (此乃俗語一句,這個佛不代表是阿彌陀佛或是如來佛) 到親愛的維基一看 不得了。。。 原來達賴是觀世音菩薩的化身,西藏人叫他為嘉瓦仁波切(即為寧波車),是偉大的保護者、法王的意思。蒙古的可汗是金剛手菩薩的化身,滿清皇帝是文殊師利菩薩化身。所以成吉思汗是金剛手菩薩,而康熙那些就是文殊師利菩薩。(為什麼成吉思汗自己、爸爸、兒子都同時是金剛手菩薩呢?即是可以分身?) 至於班禪喇嘛是阿彌陀佛的化身,即是佛教中西方極樂世界的創造者。 釋迦牟尼是佛教的創始人,和阿彌陀佛不是一樣的。 話又說回來,文殊菩薩和釋迦牟尼佛以及同為脅侍的普賢菩薩一起組成中間現在娑婆世界「釋迦三尊」。即是說康熙、釋迦牟尼是同一地位的。 而大勢至菩薩以神通力聞名,其憤怒相為金剛手菩薩,《無量壽經》記載大勢至菩薩與觀音菩薩同為阿彌陀佛西方極樂淨土的候補佛。所以達賴和成吉思汗是同一地位的。 但是《悲華經》中說過去有位轉輪聖王,大太子是觀世音菩薩,二太子是大勢至菩薩,三太子是文殊菩薩,四太子是普賢菩薩。後來,轉輪聖王修行成佛,即西方極樂世界阿彌陀佛,觀世音和大勢至成為父親的左右脅侍,父子成為「西方三聖」。 即是說西方極樂世界阿彌陀佛的大兒子是觀世音菩薩(即是達賴),二太子是大勢至菩薩(其中一個形態是成吉思汗),三太子是文殊菩薩(即是康熙)。 但之前說過阿彌陀佛是班禪喇嘛,他的地位次於達賴喇嘛。所以父親小於大兒子。 好亂呀。     好,放棄。再看西藏。 維基中說:「西藏的兩個定義: 1,中國政府所說的西藏是西藏自治區,基本相當明、清和民國時期,拉薩和達賴喇嘛的地方政府管轄的區域。 2,西藏流亡政府宣稱的西藏是:囊括中國境內所有藏人居住的地區,兩倍於西藏本部。其聲稱,在1950年之前,達賴喇嘛管理衛藏、西康、安多三個西藏傳統省。儘管,這種説法被西方媒體廣爲接受,但是和歷史事實差距太遠。被達賴集團宣佈為西藏固有領土的,安多省的青海湖東北部,也就是14世達賴和10世班禪出生地,和西康東部地區,從來沒有被拉薩管理過,即使是西藏歷史上強大的吐蕃王朝時期。內地藏區的非藏族人口,也被西方媒體當作是中共植入的。但事實上,那些非藏族人口涉及到十來個民族,是歷史形成的,那裏的藏族人口也是後移入的。 達賴集團定義的西藏,又稱大西藏地區,其範圍包括今西藏自治區、青海大部以及小部份的甘肅、四川、雲南(藏文稱Bod rang skyongs ljongs),包括藏南既現時印度管轄的一個邦(阿魯納恰爾邦)。藏語文區域和藏民族區域還廣義來說西藏亦包含不丹、錫金與拉達克(Ladakh)。」 假設維基說的是真的,大家可以理解中共為什麼不肯讓西藏獨立呢?因為達賴喇嘛要解放的不單單是歷史以來的吐蕃(即西藏),而是所有藏人居住的地區,其範圍包括今西藏自治區、青海大部以及小部份的甘肅、四川、雲南,差不多半個中國被分割出來,甚至連不丹等國也包括在內。 大家不要忘記青海中百分之五十四是漢人,只有百分之二十是藏人。更不是說其他地方了。 照達賴喇嘛的邏輯,只是有藏民居住的、說藏語的、信藏傳佛教的地方,就可以是大西藏地區的管轄範圍;那麼,恭喜中國了,你可以成為統治地球的霸主了。這個世界有哪個地方沒有中國人開的快餐店、洗衣店? 我沒有特別的支持哪一邊,如果真發生了屠殺,我也不會支持恃強凌弱的一方;但在大家指責的同時,理智地想想我們在批判的是不是真的是事實呢? 支持藏獨的李察基爾說因為中共屠殺西藏人,所以應杯葛中國奧運。李察基爾知道他支持的「藏獨」中的「藏」是包括了多少地方嗎?同時奧運會亦象徵了和平與友誼,杯葛奧運是杯葛和平嗎?古代的奧林匹克運動會曾經約定奧運會舉行期間,各城邦互不交戰。我們是連古代也不如嗎?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2008 | I murmur | Tags: Comments (0)